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纽科姆悖论(下)

三、时间机器(续)

§3.5

前面提到,在“平行位面”设定下,倘若除玩家之外由且仅由主人“本尊”参与游戏及穿越,那么在你确知主人本次(将会)采用“告密法”作弊的情况下,你的选择策略取决于M/N1/2的大小关系。
但是除了极特殊的情况(比如你根据超前的物理知识发现,只有回到过去的穿越才是可能的,前往未来的穿越不可能)之外,你并不知道主人这次具体(将会)怎么使用这台时间机器。要找出一般性的策略,只能姑且假设本次游戏中,由“未来的主人”把未来的信息传递回过去的策略(“告密法”)被使用的概率为q,而由“过去的主人”前往未来窃取信息再回到过去的策略(“偷窥法”)被使用的概率为1–q

2013年7月30日星期二

纽科姆悖论(上)

很久没写完全无关政治的哲学问题了,显得我的新浪博客叫做“哲学与政治”颇有点名不副实。这篇准备分析一下纽科姆悖论(Newcomb’s paradox)以及连带涉及到的一些问题。这个悖论是物理学家威廉·纽科姆最早提出的,不过一直以来主要是哲学界在讨论。

一、问题

§1.1

你被邀请参加这样一个游戏:
在你面前放着两个箱子。甲箱是透明的,里面有M美元;乙箱是不透明的,里面要么有N美元(N大于M),要么一分钱都没有。
乙箱不管怎样都归你,但在邀请你来做客的主人于t1时刻揭晓乙箱内容之前,你必须先在规定的t时刻选择是否打开甲箱:打开了,甲箱里的M美元就一并归你;不打开就没份。
t之前的某个t0时刻,主人会根据他对你将如何选择的预判,来相应安排乙箱内容:如果他认为你会在t时刻选择打开甲箱,就不往乙箱里放钱;如果他认为你会在t时刻放弃甲箱,就往乙箱里放N美元。当然,你并不清楚主人的预测结果是什么,只知道乙箱内容从t0时刻确定之后就不再变动。
已知主人的预测神准,在过去的无数次游戏中,无论玩家选择的是打开甲箱还是放弃甲箱,全都被他猜中,无一失手。
你到底该不该选择打开甲箱?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特行(三)


厅堂的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三碟菜,有荤有素,厨房却还不断飘出香气、油烟和锵锵的锅铲声。我正捉摸着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又或者哪位贵客光临,便听里头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道:“老板、阿姨,这个我可以搭手,放我来端。”
“勿使得勿使得,你是人客,到外边歇着就好。”爸妈一齐说。
“冇事做手闲,你们莫当我是人客,我来搭手冇要紧。”
“那你莫端这碗,这碗要烫。”
“放心我端得来。”
年轻女人小心翼翼端着大碗汤从厨房里低头碎步出来。我妈托了一盘菜跟在后头,看到我站在厅门口,笑说:“哟,阿弟放学回来了。”——爸妈平时管我叫“阿弟”、我弟叫“弟弟”——“素芹,这是我大囝。阿弟,过来叫素芹阿姨。”

2013年7月10日星期三

病中口占

病去病來堪瘦身,書開書闔費精神。
文章困頓懶提筆,意氣銷磨愧負薪。
覺夢每從西海月,關心猶是北京塵。
朝餐應笑瑚璉器,未肯輕盛席上珍。

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一段欧•亨利式的人类学公案

1925年,年方二十三岁的人类学博士生玛格丽特·米德登上了萨摩亚群岛中的塔乌岛,研究当地原住民的社会形态。她在一个600人的村子里,与68920岁之间的原住民少女共同生活了两年,近距离考察她们青春期的成长。米德发现,与美国青少年不同,塔乌少女的成年过程中罕有伴随心理上的巨大压力、焦虑、抑郁、情绪失调。米德为这一现象总结了若干原因,比如塔乌社会的文化一元性使得青少年免受人生道路选择的困扰等等;除此之外,塔乌人别具一格的性行为规范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塔乌少女在性方面相当开放,兴之所至,随时随地都可以与情人欢好,而塔乌社会对此也睁一眼闭一眼。尽管婚礼上有检验新娘贞洁的仪式,但仅仅是走个形式而已,新娘们通常会用鸡血来代替初夜血,新郎则坦然受之。在米德看来,塔乌少女正是在自由开放的性爱中释放了社会规训与心理调适带来的压力,从而得以平稳顺利地度过青春叛逆期。